2019年债市仍不平静

进入2019年,人们原本认为 债务违约潮现已 告一段落,但两家上市公司的布告 又让债务违约摆在大众 面前。

“全球预涂膜之王”康得新10亿短债实质性违约,以及1月21日到期的5亿短债兑付存在不确定性。令人不解的是,这家超级新资料 白马股账上明明有150亿元的钱银 资金,如今却连15亿元都拿不出。同一天,“翡翠之王”东方金钰新增16.7亿元逾期债务,另外还存在巨额债务未到期,累计达87.88亿元。

债务违约潮迸发 的原因

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新增42家违约主体,触及 债券118只。违约金额方面,2018年债券市场触及 违约金额达1154.5亿元,而2017年这一数据为337.5亿元。民企和上市公司成为2018年债务违约的两个要害 词。依据 中金公司的测算,在2019年,各种金融债券将很多 到期,加上2019年内发行到期的信用债,偿还总量将超过6万亿元,创历年新高。相比2018年5.34万亿元的总到期量添加 15%左右。那么,这是否意味着2019年债市仍将不平静?

在债务违约潮中,不少企业被迫变卖资产、股权来还债,有的乃至 发生控股权变更,少数企业运营 恶化、存在退市风险,投资者也遭到 牵累和损失。笔者认为,除了当地 国资“救市”、对企业添加 银行授信等紧迫 措施以外,要从底子 上管理 债务违约潮,需要出台综合性政策,严把跨界并购、股权质押与短债长投。

管理 债务违约潮需要对并购重组政策进行调整,对盲目跨界并购、忽悠式并购、高溢价并购进行严厉 限制。我们观察呈现 债务违约的企业,底子 都是前期热心 快速扩张和并购的民企。这些企业盲目扩张和并购,杠杆太高,最终呈现 流动性干涸 问题。民营企业假如 踏结壮 实做实业,不借杠杆不扩展 自己的债务,活下去是没有问题的。但是 假如 本来 做实业的公司,过度扩展 杠杆过度扩展 自己的债务跨界运营 ,在这一波经济调整傍边 压力会十分 大。

呈现 违约的企业,底子 上都是高比例举债、资金投向不能掩盖 负债的企业。这些企业过度依靠举债驱动规模增加 ,但运营 功率 、现金流没有改善,一旦外部环境变化,借新还旧无法继续,债务问题必定 迸发 。

债务违约受大额商誉减值影响

公司举债盲目跨界并购,导致的债务违约与大额商誉减值很多时分 是共生的,这更让公司堕入 泥潭无法自拔。始自2014年的张狂 高溢价并购潮带来的万亿商誉,正在成为悬在诸多A股上市公司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截至2019年1月16日,已有64家上市公司在业绩预告中提示了商誉减值风险,有些乃至 导致上市公司业绩大幅变脸。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A股共有2073家上市公司存在商誉,商誉总和为1.45万亿元。其间 有134家上市公司的商誉规模占净资产的比例在50%以上,而18家上市公司的商誉规模更是超过其净资产。

不少上市公司热心 于并购重组,主要动力在“监管套利”,谋取一级半市场与二级市场之间的估值差价,为了把公司市值做大,然后大举减持股份,而不是为了企业战略和真实的 产业链上下游整合。前几年的“中国式并购”,主要体现 为跟风式热门题材并购、忽悠式重组、业绩承诺 对赌、高溢价收购、盲目跨界并购。当这些因素混合为一体,债务违约和商誉减值、业绩崩塌等并购后遗症的迸发 就成为必定 。也就是说,始于上一年 的债务违约潮,其本源 在于2014年以来的并购重组潮,并购重组一般有三四年的观察期和业绩承诺 兑现期。当并购重组的潮水退去,部分企业就成了债务违约的裸泳者。

那么,怎么 管理 盲目跨界并购?最近,财务 部管帐 原则 委员会在《企业管帐 原则 动态》提到,大部分咨询委员同意跟着 企业合并利益的耗费 将外购商誉的账面价值减记至零这一商誉的后续管帐 处理方法。这个方法 对管理 上市公司盲目并购具有一定按捺 作用,一旦对商誉采纳 摊销模式,并购带来的业绩增厚的不确定性将加大,一定程度对上市公司的高溢价并购重组积极性构成 按捺 ,尤其是轻资产并购。但是 ,要从底子 上管理 ,还需要监管层严把并购关,对前几年盛行的那些忽悠式重组、高溢价收购、盲目跨界并购一概拒之门外。

管理 债务违约需注重 短债长投问题

管理 债务违约潮还需要亲近 注重 短债长投的债务期限错配。有的企业负责人诉苦 ,前几年金融政策环境比较宽松,企业融资比较容易,因此负债较多。现在金融政策收紧,前几年借的钱俄然 抽贷,但钱现已 都投出去了,摊子铺得太大了,这对企业来说是一个死循环,谁也欠好 办。这种主见 有一定道理,但忽视了一个要害 问题,当时这些企业很多都是发行的短债,期限只有几个月最多一两年,但把这些短时间 借款投到了长时间 项目上,企业家应该自我反思的是怎么 防止 短债长投。